当前位置:海南中视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搞笑约法两章
约法两章
2022-09-18

支业兵在省审计厅工作30年,一直审计医疗卫生单位。业务顶呱呱,又愿意给年轻人当“助审”,大家都尊称他为“职业兵”。

四十岁不到时,支业兵就过上了“眼镜+”的生活,看人、翻账、写报告是近视眼镜、老花眼镜、放大镜一起上。每次去眼科医院看病,他从不利用职业之便享受便利,而是“混”在人群里,早上5点去排队挂专家号,气得老伴常骂他“职业病”。

上个月,他光荣退休。在欢送会上,厅长说,经主管审计的副省长协调,明天就安排他到省里眼专科医院作一次检查,请该院3名国际国内知名专家会诊。

回到家里,跟老伴一说,老伴认真地说:“这次咱们是去看病,一切你得听我的。我得和你约法两章:一是不当‘职业兵’,二是不犯‘职业病’。”

他默默地点头。这些年因为工作他亏欠老伴太多太多,老伴在下夜班的路上曾接到过威胁的电话。

第二天,他和老伴准时来到眼专科医院。接诊的都是他心仪已久的专家。其中一位专家说,“要做一次24小时眼压日曲线检查”。站在一旁的医院副院长,当会计时就与支业兵打交道,他走上前解释道,“就是在24小时内,每两小时测一次眼压。然后,将12次眼压值连成一条眼压日曲线,再进行诊断。”

支业兵被安排住进眼科病房。病房主治医生——国内知名专家亲自出马,对他说:“你好好休息!每两小时会有护士过来安排你去检查。这个检查项目不算住院,不收床位费。”边说着边打印出来收费单。支业兵老伴正准备拿着去交费,一旁的小护士赶紧过来,几乎是搀扶着支业兵的老伴,到收费窗口交了费。

享受如此“特护”待遇,他真有点嗔怪自己,以前是不是过于迂腐了?一次、两次、三次……六次,做完每一次检查,回到病房,他跟老伴说说这、聊聊那,打发时间。

自然就聊到了费用。老伴小声地说:“这次揩油了……”模模糊糊,他看见收费收据上写着,“眼压测量,单价15元,12次×15元=180元;眼压日曲线检查,单价120元,1次×120元=120元。”对于医院的收费收据,他最熟悉不过。可是,今天他出门前没带放大镜,仅靠眼睛很难看清楚。

他又一想,眼专科医院近年来多次接受审计调查,应该不会存在乱收费的问题。更何况自己已经退休了,这次又是“违规”住院检查的,又麻烦那么多大领导,自己更不应该犯“职业病”!

也许真是一种职业习惯,他趁老伴打盹的工夫,慢慢下床,走到一个病友床边问道,“麻烦你看一下,你收费收据上是不是有眼压测量和眼压日曲线检查两个收费项目?”没想到一屋子三个病友都答话说,有这两项收费。“同时有两个眼压测量的收费项目,我怀疑是重复收费了。”支业兵脱口而出。病友们却笑了。“不会吧,医院敢这样明目张胆?”

支业兵被醒来的老伴拽着摁到了床上。他沉默了,内心却怎么也静不下来。这肯定是乱收费!收了每次的费用,为什么还要收一个总费用?

12次检查全部结束,已经是次日早上9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支业兵,拨通了医院副院长的电话,“副院长,我是支业兵!你在办公室吗?”经同意后,他走进副院长办公室,直截了当地说:“借《全省医疗服务收费目录》查一下。”“老伴,你过来看——”他边查边指着几行字说,“眼压测量的收费标准为每次15元,眼压日曲线检查的收费标准为每次120元”。一旁的副院长连忙补充道,“医院收取的是两个项目,没有超标准收费。”

此时的支业兵,就像是搭在绷紧了弦的弓上的一支利箭。他对副院长说,“借用一下电脑。”轻车熟路,他在电脑上找到了卫生部等部门联合发文,对医疗服务收费项目的具体解释。他对副院长说:“你来看,关于眼压日曲线检查项目的解释。”

他的老伴、副院长都看得清清楚楚:眼压日曲线检查项目是医院为病人每两小时测一次眼压,将12次眼压值描成曲线,并进行临床分析。

副院长赶紧说:“老支呀,医院收费也是经过物价部门核定的呀!大半年了,也没有病人反映过这个问题。”

“核定的没错!没人反映也不假。这是平时病人来医院看病,不具备这方面的专业知识,只顾抓紧时间缴费,绝对不会对收费产生异议。今天既然被我这个审计人员发现了,那就要弄个水落石出!”

副院长有点不高兴了。稍稍提高嗓门说道:“老支,你现在是退休职工!更何况——”

支业兵一惊。是呀!自己不是审计干部了!他一下子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垂头丧气地走出副院长办公室。

回家的路上,他双眉越锁越紧,长吁短叹不断。老伴害怕起来,不停地宽慰他说:“老头子,你做得对!别把自己憋坏了。”一回到家,支业兵拿起笔,给省物价厅写了一封关于眼专科医院涉嫌医疗服务收费存在缺陷的举报信。落款:支业兵,联系电话:189××××××78。

他揣上写好的信,正准备出门时,手机响了。“老支呀!你在哪里?我们想派车接你来医院,协助物价厅的同志,对医院的收费作个处理。”电话是眼专科医院副院长打来的。

支业兵将信将疑地赶到医院行政办公室。两名身着物价厅工作服的同志正等着他。一名同志伸出双手,握住支业兵的手说,“支业兵同志,感谢你!经我们核实,我们物价部门工作也有过失。”

原来,支业兵走后,副院长将情况告诉了其他几位医院领导,大家觉得这两项收费违反了有关规定,必须马上纠正。副院长又向省物价厅稽查处作了报告。省物价厅迅速派人到医院现场处理。退给了支业兵被医院多收的180元,也请支业兵看了对医院违规重复收费做出的行政处罚通知书。

“老支呀,我们还想聘你当医院收费监督员。”省物价厅的一名同志说。支业兵回答道,“这个,我真得回家问问我那个老太婆。她可是跟我约法两章的!”

(责编/方红艳 题图/陆小弟)请上wydclub.com主页获取更多内容。如您发现无忧岛网文章页面内容过少的话,请检查浏览器拦截设置是否正确